【天堂鸟】(奴隶调教计划修正版)(23)【作者:nihyou2014】   另类小说 
字数:121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三章 无限恐怖

  接上章。

  咿——

  一声嘶鸣。

  「不要在这里——有人。」

  秦薇薇她的脸色红润,无限娇羞的说道。

  大头微动,如今的他呈站立式,两米多的身高,宛若巨人。

  他在调整身体角度,将秦薇薇白花花的肉臀对着白柔。

  这样一来,白柔就看到。

  臀瓣中大腿部位,有一根长茅般的坚硬物体正狠狠的顶着秦薇薇的私处。
  大头托着秦薇薇肉臀,汩汩的精液泛着乳白,肉臀被抬起,显露的阳根又粗又黑,宛若擎天大棒。

  大头歪着头嘴里嘀咕着听不懂的语言,眼神似示威又似炫耀的瞄着对面的白柔。

  他那本就粗阔丑陋的面孔,嘴唇一咧。

  似笑非哭!

  随之,秦薇薇被抬起的肉臀,被狠狠地挫下、

  啪!

  粗长的阳根被贯入她的体内。

  「呀——」

  猛烈的冲击,秦薇薇仰天尖鸣。

  巨大的冲击力,使她的身躯无限的仰起,四肢无力的铺散开。

  昂起的头颅,硕大的弹胸,以及无限弯曲,仿佛腰肢要折断的姿态呈现。
  唯有腰肢上缠绕的手臂,使她的臀依然紧紧与男人的躯体贴合在一起。
  绝美的素颜,尽是痛楚,她的眼中竟然出现了『眼白』。

  惊得白柔一跳。

  这是多大的冲击力啊!

  她没想到那大块头男人如此大胆,竟然把自己当成空气,在自己面前如此的肆无忌惮。

  这说明什么?

  房中人根本没有道德理论,羞涩之心。

  其次就是对她这个外来人是赤裸裸的示威,藐视。
                 
  白柔身为一个警界精英,那里容得对方如此放肆。
                 
  再者,道德伦理,作为一个正常的人也不允许,并且她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这让她情何以堪。
                 
  先前的偷窥,那是属于职业使然。
                 
  如今,却是触及她的底线。
                 
  「下流。」
                 
  白柔骂了一句,她的身体一矮,然后两只手在地板上面用力一按,人便快速窜了出去。
                 
  身体高高的跃起,经过特训时候常用的『金鸡独立』式直袭大头的跨部。                 
  显然,她要把男人那个部位给废了。
                 
  作为一个专业训练的警员,白柔对自己这招非常有自信心,她甚至想到接下来那大块头男人的凄惨模样。
                 
  身体下坠太快,一脚前伸,凶狠的踢向大头胯下正中那挂着两个肉囊。                 
  异变突生!
                 
  白柔刚才的偷袭完全是一气呵成,完全让人反应不过来。
                 
  即便狮面在这一刻也忍不住生出钦佩的目光。
                 
  没有三两三,不敢上梁山。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
                 
  难怪这女子这么大胆,感情她还懂得搏击术。
                 
  可是,当白柔有所行动时,她那凌厉、凶狠、快若闪电般的袭击即将踢到目标、
                 
  侧面,同样是快若闪电踢向白柔的脚板。

  砰——

  两人的脚用力的撞在一起,发出『砰』的一声重响。

  然后,他们的身体同时落地。

  嘶啦——

  白柔还没来得及站稳,然后她身上的黑色紧身裤就撕裂了。
                 
  只觉得胯下一凉,红色的打底裤都露了出来。
                 
  当眼前这难堪的一幕出现在眼前时,白柔也有瞬间的恍神。
                 
  懵了。
                 
  胯间一抹鲜艳的红与她身上的黑,形成一幅醒目的风景线,不很好看却像有诗意的油彩画。
                 
  「啊!」
                 
  白柔终于反应过来,脸上带着莫名的惊慌与气愤。g
                 
  「身手不错,嗯!内裤更好看。」墨镜男点评开口道。
                 
  「无耻!」
                 
  白柔面带惭羞愤慨骂道。(墨镜男即是狮面,以后统称狮面。)
                 
  狮面身躯微墩,然后做出白柔同一样的动作片两只手在地板用力一按,人便快速冲了过来。
                 
  白柔做出防守,双腿交叉,红色打底裤都露了出来。
                 
  可惜,她好像知道自己要经常和人动手似的,内裤是四角的,就像是一条小短裤。
                 
  想要窥探到更多的春色也不可能。

  砰——

  两人砰在一起。

  白柔踉跄后退……

  狮面紧跟而上……

  然后,他们的身体扑在一起。

  白柔的身体一矮,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方式,竟然把狮面扛了起来。
  他们的身体倒地,白柔的两只脚呈三百六十度的弯曲,顶在肚子上狠狠地想把狮面弹射出去。

  可是……

  如此用力,竟然没办法把他弹开。
                 
  陌生的男性气息,近乎肌肤相亲的接触,男人的实力让白柔忍不住惊恐万分。                 
  这个男人实力果然比她强,怎么办。
                 
  她自然不会让他得逞,身体后退,期望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
                 
  「丝质柔软。」
                 
  狮面迅速跟上在白柔的耳边说道。
                 
  同时他的手不经意略过白柔胯下那抹红艳。
                 
  白柔只觉私密处有一股火热袭来,身体忍不住一颤,紧接着泛起无数的鸡皮疙瘩。
                 
  自己私密处被一个陌生男人摸了。
                 
  「你……无耻下流。」
                 
  「无耻?」狮面的身体压在白柔的身上,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说,是他们无耻,还是我无耻呢。」
                 
  狮面伸出手指着一旁大头和秦薇薇。
                 
  二人紧贴着身躯,大头胯下又粗又长的阳根穿梭其中。

  「你知不知道?」
                 
  狮面以询问的口气仿佛对着白柔说道,「男人攻击女人并不一定非要用上手和脚。」
                 
  「嗯?」白柔一愣,便明白了狮面的意思。
                 
  果然,在她的大腿部位,有一根长茅般的坚硬物体正狠狠的顶着自己的私处。                 
  「下流。」
                 
  白柔嘴中似乎也就那么几个骂人的单词。
                 
  同时她身体一矮,也顾不得什么丢人不丢人。
                 
  一个懒驴打滚,连滚带爬躲了出去。
                 
  啪啪啪!
                 
  狮面双手两合响起巴掌声。
                 
  这简直就是对她赤裸裸的侮辱啊,白柔尴尬的爬起来,道理人家不讲,打架赢不了。
                 
  怎么办?
                 
  啪啪声又持续传来,白柔忍无可忍,大吼一声。
                 
  「还有完没完!」
                 
  「咿呀!」秦薇薇鸣叫起来。

  随即她表情惊愕,直至转为羞涩。
                 
  她误解了,啪啪声是大头与女人肉体碰撞发出来的。
                 
  她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心肝脾胃肾,那个憋气啊。
                 
  「你想怎么样?」
                 
  对方太强,她虽然惊慌恐惧,也在拖延时间想办法。
                 
  狮面面无表情,盯着她说道。「乖乖的呆着,我保你没事。」
                 
  没事,鬼才信。
                 
  白柔嗤之以鼻,不过还是作出一副困得模样开口道。
                 
  「不行,有些困了,再不回去家里人会担心的。」
                 
  「家人?呵呵。」狮面墨镜下眼睛闪烁,他笑了。

  「白柔,江都人,父母双亡,三级警督,25岁,身高168公分,体重55千克,呃,对了,左臀正中有一红色印记,不知我说的对不对呢?」

  「你你你……怎么……知道。」

  白柔呆呆的看着狮面,身体如筛糠一般,颤抖越来越剧烈,呼吸都不时停滞,一脸茫然。

  「他怎么会对自己如此清楚?」

  白柔完全懵了,站在那里,她觉得天旋地转,觉得这一切已经突破了不可思议的极限。

  「他甚至知道自己的臀部红色印记?」白柔坚信就算跟自己最亲密的人也不会知道的。

  再者她是孤儿啊。

  「你………你…………」
                 
  白柔歇斯底里,抬起手指着狮面。
                 
  「你告诉我,你怎么会知道的!」
                 
  狮面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不过他恰似伸手扶了扶鼻梁上的墨镜。                 
  「你的……眼镜,呃,知道了,你能看透衣服,不对,还能看透隐形玻璃,我明白了。」

  白柔似乎明白了什么,怪不得自己被发现,原来都是因为狮面脸上这幅墨镜。                 
  可马上她又意识到,狮面怎么对她的身份如此透彻,这又是因为什么?                 
  「想要答案么,我给你。」狮面伸出手掌突然吐出一句莫名的话语。
                 
  「什么?」白柔下意识的回了句,她看着狮面,手掌平平,五指修长,根本就没什么啊。
                 
  「这里是永泰岛,它等于在我掌心。」

  随后五指合拢,然后握成拳头,狮面目视白柔问道。
                 
  「明白了么?」
                 
  白柔本就冰雪聪明,她稍一转就明白了狮面话语的含义。
                 
  只手遮天,永泰岛是他的天下。
                 
  这么说,从她踏上永泰岛就落入人家的手掌心,还不自知?
                 
  怎么会这样?
                 
  「这就是我给你的答案。」
                 
  狮面展开紧握的拳头,面无表情的继续开口道。
                 
  「永泰岛太小了,也太安逸了,像我们这种人整天无所事事混吃等死,还有什么意义呢。」
                 
  「你看,那两人……」
                 
  狮面指着正在交合的二人,徒自说道。
                 
  「对你来说是不是新鲜刺激呢。」
                 
  「而你……」狮面指着白柔道。
                 
  「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新鲜刺激的事儿,我又怎么让它溜走呢。」

  白柔全身一个激灵,差点叫了出来,对面的男人简直不是人。
                 
  嗖!

  狮面一个健步冲过来的,白柔根本就没醒过神来,两具身体就贴在一起。
  狮面身体感受着白柔结实的身体,鼻腔里是她呼吸出来的带有甜味的气息,说道。

  「我们的故事开始了。」
                 
  说话的同时,嘴巴就朝白柔那张正要说话的嘴巴,狠狠地吻了过去。
                 
  突然!

  白柔用柔软的手掌心轻轻的托住狮面的下巴,手掌就化托为抓,摊开的小手瞬间捏成一只鹰爪。
                 
  凌厉、凶狠、快若闪电般的袭向狮面的脖颈。
                 
  几乎只是一个变招,中间根本就没有任何距离,也完全不给对手反应的时间。                 
  难怪白柔没有惊慌尖叫,感情她是以身犯险,出其不意。
                 
  这女人真狠,不过我喜欢。
                 
  狮面本来面无表情有了一丝分化。
                 
  这女人,严格意义上来讲,这女人可以做杀手,不过更适合做对手。
                 
  呃,是床上那种对手。
                 
  狮面仰头,防止被她拉住卡主脖子,同时双腿用力,身影来的快去得也快!                 
  「嗖」的一声窜了出去。

  他左手五根手指头化掌为抓,借着整个身体倒窜的啥那刹那,一抹黑色的布条被撕扯下来。

  嗖——

  白柔早已预料,她不顾胸口露出一抹艳红,蹂身而上,右腿化作一条鞭子抽在狮面的身上。
                 
  砰!
                 
  狮面的身体轰然落地,房间唯一的木沙发散了架。
                 
  狮面一个鲤鱼打挺跃起来,黑色墨镜下眼神似乎泛起兴趣的光芒。
                 
  他手中抓着两块黑布条,扔向白柔。
                 
  「还你。」
                 
  白柔脸色有些发白,胸口衣襟少了一块,露出红色的乳罩轮廓,右小腿更是断了一截,显出健康的小麦色肌肤。
                 
  「卑鄙!」
                 
  白柔说话的同时,狮面根本没给她时间。
                 
  人便主动朝着白柔扑了过来。
                 
  形如幻影,双腿如风车,劲风呼啸。
                 
  每一击都有布条带出来。
                 
  龙爪手第一式,第二式,第五式,第十一式………

  白柔不停的后退,狮面的身体却在不停的前行。

  房间不大,白柔的身体已经退到墙壁,狮面如影随形。

  龙爪手第十二式,十三式————————

  黑色的布条犹如天女散花,纷纷扰扰…
                 
  白柔像是不知疲倦,永远也不会停歇似的。
                 
  眼花缭乱,不断地阻挡,抵抗。
                 
  这一幕显得格外的诡异。
                 
  正恍神间,白柔的心猛的一空,好像有什么东西再流逝。
                 
  这是怎么回事?白柔不确定。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因为狮面的攻击,她根本就无暇顾及,只能被动的闪避和防守。
                 
  身体上的黑装早已化作布条,消失殆尽,而她恍然未觉。
                 
  此时她早已力竭。
                 
  她的全身像是没有骨头似的,在她脚作长茅攻击狮面胸口的同时。
                 
  她身躯仿佛化作蛇,摇臀挺胸。
                 
  金蛇脱壳!

  两腿内侧贴紧地面,上身向后弯曲,纤腰弓成了一个完美的曲线。_x000B__x000B_完美的衬托出她挺翘的圆臀和胸部,身体突然间如蛇向旁边窜去。
                 
  刹时间,站立的白柔,美妙的酮体呈现。
                 
  脖颈圆润,腰肢纤细,双腿笔直而修长,小麦色的肌肤上尽管布满汗渍,却依旧难以遮掩它的光芒,反而更是增添了几分诱惑。
                 
  「啊!」
                 
  直到此时,白柔才发现自己赤裸着身体。
                 
  她尖叫着,神色更是复杂难明,恐惧,悲愤,悲伤,绝望……

  美艳的脸上,那丝野性消失的干干净净,眼中带着不甘和痛苦。
                 
  少了黑色的外衣,她的身材更显妖娆苗条,双乳及私密处就那么的暴露在空气中。
                 
  狮面手中多了两抹红艳。
                 
  一抹是她的乳罩,而另一抹则是她的底裤。
                 
  他作姿态搁在鼻间轻嗅,这让白柔化作癫狂,猛的冲了过去。
                 
  冷若冰霜的俏脸闪出死寂,摇晃着丰满的胸部,像两只兔子,腾挪间上下起伏,妖娆的身段煞是迷人。

  呼………

  白柔一脚踢出。她只能这样,因为身体上唯一的她还有鞋子。
                 
  大腿间,一览无遗。
                 
  狮面甚至能看到私密处……阴唇微微的裂开一道缝隙,那抹粉红唇肉。                 
  直立在地上的左脚和踢出去的右脚几乎成一条直线。
                 
  可见,这个女人的身体柔韧度极佳。
                 
  更让人诧异的是,她的私密处好像有粘液,显得极为湿润。
                 
  显然白柔绝不像她的外表那样。
                 
  脸若冰霜,内心如火,怪不得她的内衣会是红色。

  狮面反击了。
                 
  他张开的双手向中间合拢,闪电般出手,一把抱住了白那条又长又嫩又结实的大长腿。
                 
  长腿落入狮面的手里,在他抚摸下,白柔只觉身体麻麻痒痒,极其难受。                 
  当狮面的大手滑到她的大腿根部时,她的身体竟然出现一阵轻微的颤栗。                 
  狮面此刻手指摸到她的私密,手指正准备插进她的阴唇,一点寒意从身边直透向左胸心脏。
                 
  异变!
                 
  一击杀必的攻击手段。
                 
  犀利无比的……

  一柄脚跟连着的匕首,直刺向了狮面左胸处……
                 
  躲是肯定躲不及的了,白柔的一击必杀,仿佛无懈可击。
                 
  砰——
                 
  狮面在她私密处的手化掌为拳。
                 
  再间不容发的一瞬,一圈轰出……
                 
  打在白柔的——私密处,也就是裤裆。
                 
  这一招即不要脸又不要脸,简直是突破了男人无赖无耻的底线。
                 
  可是,效果却是非常明显的。
                 
  裤裆不仅仅是男人的敏感脆弱部位,对女人来说也同样如此。
                 
  白柔受此一击,只觉得血气上涌,整个身体都处于瘫痪状态。
                 
  匕首仅仅刺穿狮面的左胸,留下几滴血迹。
                 
  咣当!

  全身的酸麻让她无力,匕首掉在了地板上。
                 
  狮面抱着她的一条长腿,像是金鸡独立一般把她的腿掰的与她的脸齐平。                 
  两团镶着嫩红玉珠的丰满就在眼前,他的手裹在上面狠狠地source揉搓。
                 
  「呃——」
                 
  一声痛苦的嘶鸣声从白柔口中喷了出来。
                 
  狮面目视,他很生气。
                 
  一人之上万人之下,只手遮天,没想到差点阴沟里翻船,这让他如何不怒。                 
  看来自己还是膨胀了,亦或是这就是轻视的代价。
                 
  白柔健康的小麦色皮肤,那弹性十足的肌肤,随着扭动的腰肢在左右打摆,期望能摆脱狮面的纠缠。
                 
  「我!#¥%……你要做什么!」白柔惊慌失措。

  狮面不管她的呼叫,他一把搂住白柔的腰肢,并且把她的腿也给圈揽进去。                 
  这样一来,白柔一只脚着地根本就用不上力。
                 
  然后,狮面吻上了她的嘴唇。
                 
  白柔紧紧的闭住嘴唇,摇头晃脑试图摆脱。
                 
  「唔唔……」
                 
  狮面的嘴巴只能含住了白柔的嘴巴,在嘴唇之间徘徊,舌头根本就伸不进去。
  白柔又急又气。
                 
  这是她的初吻!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这么的失去。
                 
  狮面咬住她的嘴唇,剧痛无比,她的眼泪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终于——
                 
  她的嘴张开了,狮面趁机而入,他的舌头和她的舌头搅拌在一起。
                 
  白柔一下子就懵了,脑袋一片空白。
                 
  狮面很有征服感,不过很快他便抬起头来。
                 
  痛!
                 
  锥心的痛!
                 
  伸手摸一把嘴巴,竟然有鲜血溢出。

  她竟然咬破了自己的舌头……

  狮面真是气啊。
                 
  妈的,差点在这女人身上翻船两次。
                 
  于是他的从容淡定消失了,展现出他的野蛮与暴力。
                 
  他松开缠在白柔腰肢的手,白柔直立的大长腿迅速垂了下来。
                 
  白柔急忙转身想跑,白花花的臀晃动着诱人的光芒。

  哐——
                 
  狮面从背后压着她,口齿不清的开口。
                 
  「警花又如何,今天我让你屁股开花。」
                 
  话毕,狮面就一巴掌抽在她翘挺多肉的臀部上。
                 
  啪——
                 
  她的臀肉微颤,手感非常好。
                 
  「滚开,啊」白柔又羞又怒,挣扎又无用。
                 
  啪——
                 
  狮面真的怒了,又一巴掌抽了过去。
                 
  「啊,我要毙了你。」

  啪——
                 
  啪——
                 
  ……

  「呜……」

  白柔哭了。
                 
  被打哭了。
                 
  狮面手劲儿原本就大,抽白柔的屁股时又带着怒气,每一巴掌抽下去都是实打实的结实。
                 
  他这一巴掌下去,和一棍下去其实都没什么区别。
                 
  白柔就算再厉害,也终究是个女人。
                 
  女人的屁股是敏感部位,又是脆弱部位。
                 
  被狮面这般抽打,能不痛吗?
                 
  如今,她的臀又红又肿。
                 
  真是花儿朵朵开。
                 
  狮面怒气出了,又恢复到原先那个平静无波的神态。
                 
  他默默的放开白柔,任她趴在地板上。
                 
  白柔哽咽着,匍匐在地上,似乎失去了挣扎的能力。
                 
  那边,大头持之以恒,秦薇薇在他胯下奔腾。
                 
  新的一波高潮似乎即将来临。
                 
  只见秦薇薇面带桃花,眼含春水,娇艳欲滴。
                 
  她浑身布满一层粉色光晕,这明显是春意焕然,淫欲崛起的征兆。
                 
  阳根尽情地穿插在她的小穴。
                 
  原始的动作化作妖娆,如梦如幻,让人血脉偾张,欲火焚身。
                 
  「咿——呀!」
                 
  尖昂、又仿佛带着新生儿的嘀叫,在房中回荡。
                 
  滚烫的精液,喷射!
                 
  噗!
                 
  大头似乎造成完成了使命,将阳根从她体内拔了出来。
                 
  蜿蜒绵亘,挺拔、粗壮,宛若婴儿手臂。
                 
  刚抬起头的白柔,这一幕映入眼帘,她面露惊恐,花容惨白。
                 
  这么长……
                 
  那么粗……
                 
  她怎么受得了?
                 
  原本对秦薇薇的厌恶,消失殆尽,有的只是同情及绝望。
                 
  我绝不会屈服的,宁死不屈。
                 
  白柔把嘴唇都咬出血都不觉,她暗暗的下定决心。
                 
  「看到她的结局了么?」狮面蹲立在她面前,摸着她的头发,声音平静无波的开口。
                 
  他的姿态好像…好像在摸一只狗。
                 
  白柔摇晃着头颅抬起头,眼神含着无比的恨意瞪着他。
                 
  「你也会和她一样。」
                 
  手挑起她的下巴,左右摆动着,狮面面无表情注视着白柔。
                 
  「呸!」
                 
  一口唾沫吐在狮面的脸上。
                 
  狮面不以为意,反而捻起搁在嘴中吸吮,这让白柔感到恶心。
                 
  「这个女人她的丈夫曾经是你们局长的夫人。」
                 
  「这……不可能。」
                 
  白柔如遭雷击!
                 
  狮面一手砍在白柔的脖颈大动脉上。
                 
  霎时间,天旋地转。
                 
  白柔带着惊恐绝望的眼神昏死过去。
                 
  不可能么?
                 
  狮面站起身自语着。
                 
  「世界上没有不可能,有的只是……」
                 
  「有的只是……无限可能!」

            (本章完,未完待续)

***********************************  连续章节,似乎反响不大,如果真的如此,那么我只能说这个故事是个失败的题材,那么只能放弃了。

  氛围很重要,就比如人气。

  没人看或者不好看,那只能说这就是一个失败。

  先传这一张吧,毕竟写出来就是给人看的。

  后续看反响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